原创界面12-09 20:14

摘要: 也许下一次再听到酷派,它会多一个身份——“地产商”。


也许下一次再听到酷派,它会多一个身份——“地产商


作者| 饶文怡


传闻发酵多日后,刘江峰离开酷派的消息终于成为了事实。

8月31日晚,酷派发布公告称,刘江峰于8月31日辞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公司执行董事兼副主席蒋超已获委任为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

与此同时,酷派的下家也基本敲定。8月初,曾经有传闻称“酷派终于要被乐视卖了,传深圳地产公司接盘酷派上市公司,近期公布”。而多家媒体在今日报道称,京基将会成为这次接盘的主角,而京基入局的条件在于乐视系以及乐视系引进的高层“离开”。

因此,刘江峰的离任,也基本意味着酷派和乐视的关系基本走到了尽头。

从2017年开始,酷派这家公司一直被负面消息所萦绕。

根据酷派集团披露的2016年未经审核财务数据,其2016年营收约为79.94亿港元,而2015年营收约146.68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42.10亿港元,2015年则为盈利23.25亿港元。无论是收入还是盈利,酷派都比前一年遭遇了更严重的倒退。

8月15日晚上,酷派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目前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数据显示,酷派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同比下滑约52%。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员流失成为了酷派近来的主题之一。今年5月,酷派批量解约了300名应届毕业生;而仅仅半年之前,这批应届毕业生才陆续和酷派方面签订了劳动合同。

除了一般的员工之外,酷派高层当中也暗流汹涌。在乐视完成了对酷派的收购之后,酷派的一些元老级人物纷纷选择离开公司,当中就包括了原副总裁曹井升以及许奕波等。今年3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原总裁李斌从3月1日开始辞任执行董事一职,后者目前正担任ivvi的CEO一职。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ivvi目前的大部分员工都来自酷派。

人心浮动中,刘江峰自然也难以独善其身。这几个月来,关于他离开酷派的传闻一直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但此前刘江峰曾经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传言不实。最终,这一传言还是在八月份的最后一天变成了现实。

一名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刘江峰接下来很可能不会继续留在手机行业,进行投资方面的尝试也许会是他的新选择。

至于酷派,在刘江峰离开之后,它们的未来也将走向不同方向。

在之前的应届生解约风波中,有酷派HR就表示,酷派在今年开始将战略重心转移到海外,中国区将不再是重点。而酷派方面的数据也显示,它们的海外业务已覆盖全球33个国家;2015年到2016年,酷派海外业务出货量有150%的增长,达到了500多万台。

至于国内,酷派也许会将重心放在房地产行业上。在此前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曾经提到,酷派有庞大的地产资源可以兜底,其中包括了酷派在深圳市南山区的酷派信息港、在东莞松山湖的全球研发中心等等。

据媒体估计,这些地块能够给酷派带来大约100亿人民币的潜在收益;而这些地皮所在的良好区位自然也是地产公司所乐于看到的。

对于酷派来说,引入新投资者或许是一个重新开始的契机,当务之急则是清除乐视的负面影响,重新回归业务。

·END·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