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楼梦学刊12-09 18:44

摘要: 无论怎么解释,荣国府世袭的爵位从概率论讲,只有在可能性非常低的贾府两房主要男丁几乎尽数死亡且无后的前提下,只剩唯一的男丁贾环,才能轮到他捡漏。那么贾赦所谓的贾环“世袭的前程”指的是什么呢?


作者  古风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贾赦面对贾环的诗词,夸赞到“‘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贾政听说,忙劝说:‘不过他胡诌如此,那里就论到后事了。’”贾环只不过是荣国府二房一个庶子,他的世袭前程从何而来呢?这个问题让很多读者困惑不已,笔者翻看一些资料,似乎可以解释贾赦的话中含义,试分析如下:

世袭,字典解释是指某专权一代继一代地保持在某个血缘家庭中的一种社会概念。其中可分为政治世袭和经济世袭两类。政治世袭,指的是古代爵位、官职的一种传承制,而经济世袭,指的是掌控经济资本或者具体食物钱粮物帛的承袭。而“前程”二字,字典解释是指前面的路程,引申为未来在功业上的成就,本文特指功名、职位的意思。在清朝历史上,有个专有名词叫“半个前程”,指的是清初世袭的最低官职,史料记载清蒋良骐《东华录·顺治四年》:“十二月,改世职昂邦章京为精奇尼哈番……午录章京为拜他喇布勒哈番,半个前程为拖沙喇哈番。”拖沙喇哈番,就是“云骑尉”的意思,是清朝功臣爵位(非宗室)能袭爵的最低正五品官职,那么贾赦口中贾环的“世袭的前程”是指他袭爵吗? 

明朝的政治世袭,从爵位论,皇族封爵均世袭罔替。除皇室专享的王爵外,明朝另有国公、侯、伯三等爵专授功臣,明朝的异姓封爵为:公、侯、伯,凡三等,以封功臣及外戚,皆有流有世。受封而领铁券者,为世袭封爵,否则为流爵。袭封则还其诰券,核定世流降除之等。清朝的前程世袭,从清初的战利品实物分配,慢慢转化为军功爵,这种爵位具有世袭特征,分为宗室、功臣、外藩蒙古三类,其中功臣爵位封授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及汉人中的文武功臣(称“酬庸”或“奖忠”),外戚(称“推恩”),孔子后裔(称“加荣”),朱明后代(称“备恪”)等,由吏部掌管。从《红楼梦》书中看,家族成员世袭爵位的例子不少,林如海家族袭爵四代,贾赦贾珍等也是袭爵祖荫,书中最终贾府抄家贾珍被治罪时专门提到一笔“但身系世袭职员,罔知法纪,私埋人命,本应重治,念伊究属功臣后裔,不忍加罪,亦从宽革去世职”,证明了贾珍是实打实的世袭爵位。但是考虑到贾环的出身,他的“世袭前程”能袭荣国府的爵位吗?答案是否定的。

书中荣国府的爵位来自第一代国公“荣国公”贾源,然后是长子贾代善袭爵,接着爵位由贾代善的长子贾赦袭爵,贾赦现为一等将军之职,贾赦又有子贾琏,如果荣国府爵位继续传承,正常情况应该由大房贾琏袭爵。即使贾琏无后又不立嗣,或者出现其他情况,爵位由二房承袭,排位顺序贾政、贾宝玉、贾兰也在贾环之前,除非这些人都死亡并且无后不立嗣,否则绝对轮不到一个庶子继承爵位。也许有人会说贾赦是类比曹家家世过继说,大房贾赦最终要把爵位还给二房,可是文中写明了贾赦是贾母亲生的嫡子没有异议,这种猜测不成立。而另一种说法假设贾琏是庶子,不能承爵,那么贾环是庶子也同样不能承爵,无论怎么解释,荣国府世袭的爵位从概率论讲,只有在可能性非常低的贾府两房主要男丁几乎尽数死亡且无后的前提下,只剩唯一的男丁贾环,才能轮到他捡漏。那么贾赦所谓的贾环“世袭的前程”指的是什么呢?贾政又为何听了后只是谦虚的说““不过他胡诌如此,那里就论到后事了”,而不是反驳贾赦的话荒谬呢?

事实上,中国古代还有一种隐性的“世袭制”,恩荫。恩荫者,顾名思义,又可称为任子、门荫、荫补、世赏,是指因上辈有功而给予下辈入学任官的待遇。从汉朝起,高级官员可以保任其子弟为官,这是先秦世官制度的孑遗,称为“任子”制,开始了恩荫封赏。宋朝实行恩荫制度,成为当时除科举之外的一种入仕途径,中高级文武官员的子弟,亲属及其门客等享受此特权,清朝史学家赵翼评价“文臣自太师及开府仪同三司,可荫子若孙,及期亲大功以下亲,并异姓亲及门客;太师至保和殿大学士,荫至异姓亲,无门客;中大夫至中散大夫,荫至小功以下亲,无异姓亲。武臣亦以是为差……以斯以观,一人入仕,则子孙亲族,俱可得官”。

明朝初期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初,曾规定:“文官一品至七品皆得荫一子以世其禄。”把恩荫的官员范围限制到了七品以上,恩荫对象限制为一人,恩荫不一定得官,而只是领取一份俸禄,没有实职(世其禄)。但是明朝中期后恩荫范围有所扩大:“正一品子,正五品用;从一品子,从五品用,递减至从五品子,从九品用;正六品至从七品子分荫上、中、下三等未入流职内叙用。”取消了只能恩荫一子的规定,且恢复了元朝时期高品级。不过这种规定也有补充条款,限定条件是:第一,官二代必须通过考试,合格后才有恩荫的资格;第二,三品之上的官员子弟,有可能获得实职,为了帮助那些恩荫者在科举考场上搏取功名取得实职,受恩荫者可入国子监读书, 细分的话,明代荫子入监有两种:凡按品级取得的称为官生,不按品级而由皇帝特给的称为恩生。 清朝在明朝基础上,缩紧恩荫的范围,恩荫的官员范围为“京官四品、外官三品、武官二品以上”,或者阵亡、因公殉职、因军务病故的官员,且受恩荫者和明朝一样,只是获得免试入国子监读书的资格而已,修业期满后,等待分配官职 。此外清代亦分两种:凡现任大官遇庆典给予的称为恩荫,由于先代殉职而给予的称为难荫。总而言之,这种“恩荫”获得官职的方式和凭借祖上的功劳承袭固定的爵位有很大的区别。

从书中看,贾珍获得的爵位,属于世袭爵位的荫袭,但是贾政的官位,是皇帝体恤贾代善的功劳,才使得贾政不用参加科举就获得了“主事之衔”的荫袭,获得前程的方式不同,但是这两个人统称都可算“荫生”,即祖上有功劳而被特许做官的人,所以他们面对郡王都自谦是“犬妇之丧,累蒙郡驾下临,荫生辈何以克当”(贾珍)、 “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藩郡余祯,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贾政)。而书中交待贾政最初是工部主事六品官,后来升任工部员外郎五品官,再后来又被点为“学政”,学政已经是三品官员,到了七十回,贾政在外学政任期已满,又一路查看海啸赈济回京,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贾政官职都属于恩荫范围的“京官四品、外京官四品之列”,所以能够恩荫后代。这大概也是贾政最终不再逼贾宝玉从举业出身的原因——“就思及祖宗们,各各亦皆如此,虽有深精举业的,也不曾发迹过一个,看来此亦贾门之数。况母亲溺爱,遂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贾政放弃了逼贾宝玉考科举,很大可能是指望能通过恩荫途径让宝玉获得功名,恩荫未必限于一个后代,同样的贾环也能通过这个途径获取功名,所以贾赦才说“世袭的前程”跑不了贾环。

清代顾张思《土风录》卷八:“生监以上通呼曰前程……本为路程,借为人身阶衔也。”清朝施世纶是施琅第二子,由于其父的功劳,施世纶荫补监生,二十四年即实授知泰州。而那些即使是科举出身的人,考到进士出身,从九品见习期满后,才能得到一官半职,想爬到六品,恐怕还得混若干年,升迁速度远远比不上“官二代”的特权。所以贾赦才说:“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只要贾府这些官宦子弟,懂得一些文化就行,他们天生自带的背景铁硬、前途坦荡的属性,早晚会有官做的。

但是古代恩荫出身,并非官员选录的正途,科举才是最正途、录取的人数也最多的仕途主流,恩荫入仕是支流,很多高官子弟有恩荫当做官捷径,放松了学习和修养,不思进取,贪图享受,作威作福,甚至骄恣荒淫,这样的官二代当官,导致任子—恩荫制度弊病丛生,明朝大臣杨涟指出当时:“金吾之堂口皆乳臭,诰敕之馆目不识丁。”官宦子弟不学无术,大量涌入官场,空费钱粮,不仅严重影响行政效率,还阻碍真才实学之士的仕途,制造官僚集团内部矛盾,最终削弱的是整个体制的质量,所以古人也对恩荫看法微妙,认为以此获得的功名不再那么拿得出去。正因为此,贾政最初本来不希望谋求恩荫而是想从“科甲出身”,他对儿子贾珠、贾宝玉、贾环,孙子贾兰也注重举业的培养。贾珠十四岁就进学,也就是俗语所谓的“中秀才”, 考入府、州、县学,做了生员。贾兰贾环也一直以举业一道为重心,只有面对不算是个读书人的贾宝玉,多年教育失败后终于在“年迈、名利大灰”的前提下,看到宝玉才思风流杂学旁收,“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还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才放弃了让宝玉去科举的念头,转而从其他方面替宝玉谋求出路。恩荫,其实是一种不算正统,只是以特权获得前程的方式罢了。同书中的另一种做官途径“纳捐”买官一样属于非主流的异途,而贾赦以此异途却作为子孙后代的正经前途,堂而皇之地暗中赞同学业好不如出身好的入仕捷径,也难怪贾府在这些后代理家中迅速衰败乃至灭亡了。

四大家族子弟,贾府除了贾敬科举考中进士,贾珠进学又早死外,在八十回前,其他子弟走的都是祖荫或者恩荫的路子来获取前程。薛家薛蟠是皇商,“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虚名”,而如果比照清朝的内务府的例子,内务府职位也有世袭制,包括曹家在内的众多内务府世家,都是祖孙几代在内务府任职,官职世代承袭,算的上是另一种区别于朝廷选拔官员制度的“世袭前程”。

世袭的前程,泛指的应该是包括世袭的爵位、恩荫的官职在内的一系列从祖、父辈获取的“官某代”名利特权。这种世袭制既不能保证会附加巨大的经济利益,又不能保证可以平稳传袭,贾珍在获得春祭的恩赏时就说:“除咱们这样一二家之外,那些世袭穷官儿家,若不仗着这银子,拿什么上供过年?”而贾府在家族败亡后,显然贾琏、贾环、贾兰等人都无法在继续获得世袭的前程了,被夺爵成了平民,指望恩荫的也只能从举业出身再谋求前途。说到底,恩荫制其实是皇帝抓住臣属心理,允许他们的子孙直接当官,借此笼络人心的手段罢了,一旦官员被皇帝厌弃,那么这种获取功名的捷径之路也就立马被堵死,古代获取前程真正实打实的出路还是那句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科举才是主流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