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半仙幺幺12-15 02:36

摘要: 她的爱里有太多不甘心了,她爱的不是爱,是赢。她不能接受逝去的爱,拼命想抓住,可抓得越用力,碎得越分离。

图| 电影|《乱世佳人》



毕竟十月的结束,总得做一些有仪式感的事情,类似于,我又看了一遍《飘》。


其实《飘》每次看都会有不同的体验,类似于第一次看看到一半就看不下了,觉得白瑞德太渣,后来再看,觉得斯嘉丽是个大作女。

其实看电影的话尽管好几个小时,仍旧觉得想讲进去的东西太多了,很多东西都塞不完。


斯嘉丽是一个优秀女性,有许多美好品质,但是一个有许多美好品质的人,不代表她能获得美好的爱情。

她和白瑞德的爱情悲剧,来源于她一遍遍的不死心,不死心就会让残存的爱意消失殆尽。



白瑞德最经典的台词是:“斯嘉,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也许,假使我还年轻一点——可是我现在,再也不会相信‘消释前嫌,一切重新开始’之类的说法,再也无力承受因为一直生活在温文尔雅的幻灭之中从而一直说谎的负担了。过去我跟你在一起,既不能对你说谎,也不能对自己说谎。就是现在,我也不能对你说谎。对你的未来,我要能继续关心就好了,可我不能了。”


我在很多年后才懂白瑞德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中国有句古语叫“破镜重圆”,但镜子再怎么拼凑得一丝不漏,终究是有逃不掉的痕迹。


斯嘉丽的爱里有太多不甘心了,她爱的不是爱,是赢。她不能接受逝去的爱,拼命想抓住,可抓得越用力,碎得越分离。



之前和一个朋友喝酒聊天,其实我不能喝酒,主要是他喝,他喝多了点后比较心平气和地交代各种的过往,他说他以前追一个女孩子,带她去香港在半山看夜景,那是2015年,山上有一个20层楼高的透明熊,里面填满了彩色的气球,特别特别好看,他当时在心里想,也要在南京给她做一个这样的熊。回南京后也确实着手开始做这个,两层楼高,定做里面的气球大概就花了十五六万,准备放在南京的一个商场里。熊做到一半,女孩子和他的健身私教在一起了。


他把那个熊转送给一个弟弟泡妞,现在不知道在哪儿了。


我看恋爱小甜事这种微博的时候,没觉得特别有意思,它里面的体验,只要你有一个条件稍微还行的男朋友喜欢你,就能达到,但很多我知道的,真的非常浪漫,我也很想体验的事,我知道很多人包括我,一辈子都不会体验到,永远不会体验到。



我从未被特别认真,不求回报,或者说不考虑理智地爱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

无论是乱世佳人还是我朋友,我都很羡慕他们的。

我觉得人这一辈子,能有这么的经历,使劲爱使劲恨,就很难得。


像现在这样觉得生活没意思的时候就希望有个人渣出现让我爱一下,一开始要特别好,等我爱上他再表露本性,一起要死要活地做一些特别不要脸的事,还能在夜晚偷偷抱着被子流泪和被拉黑后打电话问你究竟爱不爱我,有没有爱过我,还能不能再爱我一下。


可惜现在的男生太不会隐藏,还没爱上就知道了是人渣,爱不上了。






-往期文章-


天才枪手:考试可以作弊,其实人生也可以

我不怕被你利用,我怕对你来说我没有用。

分手了还能一起赚点钱

已经提不起劲去爱一个人了

我爱过一个人

不欢

欲望与偏见(上)

欲望与偏见(下)

她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