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剑少兮12-09 22:51

摘要: 心血来潮胡乱写了一篇鬼东西。看官随意瞧瞧吧。\x0a “也许这忘川河里的千年蚀骨之痛并不是最痛的。最痛的应该是囿于一份根本就不存的爱里面,他自己开始觉得可悲的那一刻,才是最痛的。你说对吗?”\x0a 他并不是在问孟婆,眼神却是望着孟婆的。

通往奈何桥的路上,开满了彼岸花。血红的花儿沿道路两边整齐划一,直至忘川河边。这明显是刚刚修整过的。
“呵,没想到这冥界的园丁不但尽忠职守,技术还6得很!”

望着那几株间距均值误差在正负0.02MM的彼岸花,处女座的他如是说到。

    在这黄泉路上,极少有人似他这般闲庭信步、赏花观景的。只见他抬头瞟了一眼那立在路沿上的黄泉路牌,踏步向忘川河上的奈何桥走去。

    说来也是阎王垂怜,在桥头有一间冥酒肆,让来到这里的人在踏上奈何桥之前可以进行最后的一人我饮酒醉。还配有环绕立体声音箱和顶配版话筒供客户喊麦,喊出他们最后的爱与恨。这样好的服务,我觉得可以给个5星好评了。只是门口幌子上写着“三碗不过桥”的大字颇为刺眼。然而他并不在意,他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多喝那几口酒。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很明显的,没有人来到这冥界是为了这几口酒。

他走进酒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这里正好可以看见在桥上忙碌的孟婆的身影。

这时传来一片嘈杂声:
“为什么喝了三碗就不能过奈何桥?我生前是官差,酒量好得很!”
“因为这酒是地狱之酿,任何人喝到三碗都会醉得稀里糊涂。”
“就算醉得稀里糊涂,我照样过得那奈何桥、端得起那孟婆汤!”  
“客官可不能这么说话!阎王爷怜悯众生,不希望任何人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决定是否喝那孟婆汤,造成轮回之恨。”

喝那孟婆汤怎样?不喝又怎样?”
“喝下孟婆汤,即愿意放下心中所念之人,一切前尘往事爱恨情仇之记忆皆不复存在。如此便可直接坠入轮回道,去往人间重新投胎做人。如若不喝那孟婆汤,须得跳入那忘川河中,在血红河水中经受恶魔的千年蚀骨之痛方能入得轮回道,带着前世的爱恨去往人间投胎……”

    像这样的对话他记不清听了多少次了。反正每次来到酒肆都会反复听到,他早已见怪不怪。

    他向小二要了两碗酒——以往每次来到这里他都要喝三碗的。偏这次只要了两碗。大概是喝多了,觉得这地狱之酿也就那么回事?谁知道呢!只见他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了那两碗什么鬼酿,就走出了酒肆,走上了奈何桥。

    “孟婆,我又来了”
    “为什么要说‘又’字?”
    “因为我来过很多次,却一次都没有喝你的孟婆汤。”
    “哦,谢谢你替我省了几碗汤。”
    “不止几碗,有20碗了呢。”
    “是吗?那可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孟婆说道。
    “孟婆,2万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美。”
“我知道,因为我每天早上都会化妆打扮。我觉得这样能给我一个好心情,让我熬出更美味的孟婆汤,虽然大家都不会在意汤的味道如何。”
“孟婆,我有一些故事,你想听吗?”
“不想。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很多故事,踏马的我听不过来。”


   
是了,来到这里的人多得就像蝼蚁一样。在他们眼里无比重要的、耗尽一生去守护的所有哭的、笑的、不舍的、留恋的,在孟婆眼里,就像蝼蚁一样无足轻重。再说她又不需要写故事、拍电影,听了也没啥实际用处。


你不听我就哭给你看。”
“少踏马废话!这汤你要喝就喝,不喝就跳!”


    “
最毒女人心”这句话,不管放在人间还冥界,都适用啊!他这样想。

 

孟婆,当年你那样狠心的抛弃我,连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我为了找你,穷尽一生,踏遍所有山川河流,踏破所有江南皮革厂造的皮鞋,直到泪枯血竭,来到这冥界,才让我遇上你。我为了记住你,记住我的爱,承受了两万年的蚀骨之痛。”

 

请继续你的表演”孟婆像对待一个油嘴滑舌的纨绔子弟那样不屑。

 

我承认,两万年过去了,我还是放不下你。我原本打算就这样无止境的一次次跳入忘川河,一次次承受那蚀骨之痛,只为换取一次次的来到这奈何桥时,还能记得你!但我无法承受一次次的在忘川河里承受蚀骨之痛时,却看到你与阎王每日在奈何桥上把包括我在内的忘川河风景当星星月亮来风花雪月卿卿我我!”

 

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他有点失去理智,情绪越来越高,高到有姚明那么高,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像郭敬明那么敬业的孟婆并没有在听他说话,而是在忘我的料理着她的汤水。

 

为什么当时要给我错觉、给我希望!你知不知道你的一个随意的欺骗,却误了我多少的生生世世!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啊!!!”
   

孟婆头也没抬,在继续忘我的料理着她的汤水。

是了,你不知道。你连我这个人都不认识了。又怎会知道?”


……

 

是了,就算你还认识我,你也不会知道我的痛苦,因为你没有爱过我,又怎会知道我的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他尽量笑得像傻逼,因为他觉得他就是一个傻逼。人嘛,任何时候都要名副其实,你要是一个傻逼,笑就得像傻逼一样的笑。这是做人的本分。
 

也许这忘川河里的千年蚀骨之痛并不是最痛的。最痛的应该是囿于一份根本就不存的爱里面,他自己开始觉得可悲的那一刻,才是最痛的。你说对吗?”
    他并不是在问孟婆,眼神却是望着孟婆的。

那眼神,空洞。

然而孟婆却并没有发现这一切,她还在忘我的料理着那些汤水。

 

给我来一碗孟婆汤吧。对了,给我加香菜!你不吃香菜,我也跟着不吃,想想多么可笑啊!”


    “
什么?”孟婆似乎听到有人说要来一碗孟婆汤。她对于“孟婆汤”这几个字眼是极为敏锐的,因为这是他所爱的人交给她的工作,她做的极为敬业。


    “
您好,请给我一碗孟婆汤,加香菜,谢谢。”
    “好的,您稍等。”